最好的爱情,不需要秀到朋友圈

当一个浮躁的时代,利益驱动日益成为主宰,有人如此形容这个“物化”的社会:“我们看到更多的身体和灵魂必须分开处理,物质和精神只能分开表述。”所以,人们习惯在钻石克拉的大小上衡量“真情”的浓稠度,在恩爱秀出的频率上找寻相爱的证据。浮华背后掩饰的是苍白的内核,因此我们只能凭借一些数据,一些指标,一些形式以壮声威。

情人节,炫耀文,亲密关系,爱情,娱乐
想当年,明星谈个恋爱,结个婚,生个娃,都是要偷偷摸摸,藏藏掖掖的。据说,成龙最火的那些年,他是不能说自己谈了女朋友的,否则就会有“痴心绝对”的影迷为其自杀,这也是他“金屋藏娇” 18年的原因之一,直至1998年,在成龙干爹的葬礼上,林凤娇才首次以“龙嫂”的身份露面;亦如天王刘德华,当年为了维护“黄金单身汉”的艺人形象,更为了保护家人,隐婚多年,直至朱丽倩的父亲去世,刘德华才第一次在媒体面前牵起爱妻的手……

但三十年河东,三十年河西。现在娱乐圈无论是恋爱、结婚和生子,几乎都要快速地昭告天下。鉴于“物以稀为贵”的原则,真情越匮乏的社会,秀出的恩爱越受到祝福,狗粮一撒,不仅讨得对方的欢心,而且还是这个“注意力经济时代”赢得人气的重要法宝。

因此,我们看到娱乐圈大大小小的明星们,越来越热衷于秀恩爱,以至于吃瓜群众会根据他们秀恩爱的程度和频率,来推断当事双方情感的浓度甚至最终走向。

而那些很少或者从不秀恩爱的明星们便成了大家眼中的“异类”:为什么大家都秀,他们不秀?是不是他们的感情早已千疮百孔?是不是他们的婚姻马上要分崩离析?

甚至这样的质疑也加诸霍建华和林心如身上。
情人节,炫耀文,亲密关系,爱情,娱乐

2016年5月20日,在几乎没有任何预兆的情况下,霍建华、林心如公布恋情,震撼了两岸三地的娱乐圈。

林心如和霍建华绯闻传了7年终于修成正果。其实两人在拍摄《地下铁》时便已相识,之后不时合作,据悉长期以来双方都惺惺相惜,却先后各有交往对象,在感情上趋于保守的他们也害怕有更进一步的行动会破坏好友关系。直至2016年林心如过生日时,一向性格内敛的霍建华才在几分醉意之下,勇敢向佳人表白,直面长期以来蛰伏于内心的情愫。

在这之后二人关系进展神速。7月两人即在巴厘岛大婚。十年挚友终成眷侣。在婚礼上,拙于言辞的霍建华深情告白:“认识你这么久,从以前能跟你当朋友,就是我觉得很幸运的事情,现在我们成为夫妻,这是我更幸运的事情,未来会有很多的事情可能会有风风雨雨,会有很多很多的状况考验着我们,我希望我们可以同心协力,一起牵手、一起共同努力面对未来的生活。我爱你。”

林心如也哽咽回应:“只要你在外面觉得累了、倦了,不要忘记,我永远会在家里等你,永远,我爱你。”

不久,林心如孕相即显,但由于二人婚后甚少同框,除了婚礼再极少大张旗鼓地秀恩爱,于是,双方感情不和、奉子成婚的小道消息在坊间不胫而走。

持怀疑论者言之凿凿,似乎铁证如山:两人婚后没有新婚燕尔的卿卿我我,你侬我侬,反而是很快复工,“各自为政”,譬如林心如,一个人和闺蜜聚餐,一个人在韩国游玩,一个人坐飞机挺着孕肚搬行李;霍建华也是如此,跟助理一起坐飞机,一个人逛街,有空了还跟刘诗诗一起探班吴奇隆……还是不见林心如。

九月份的时候霍建华终于休息回了台湾,两个人被拍到过几次牵手逛街。但每次都逃脱不了“在做戏”的质疑声:“老干部面无表情,貌合神离”;“老干部不帮心如拿包,貌合神离”。

包括林心如早前秒删幸福孕照,也成为某些人眼里二人关系恶化的佐证。而真相却是,林心如怕刺激到黑粉再次惹来恶言,于是发照又删照。霍建华嘴上说着“不用理他们就好”,行动上却是只要有空当就打飞的陪老婆。恩爱秀得多被说作假,不秀又被认为感情告罄。
当整个社会变成偌大的“秀场”,不秀的人则被视作“异类”,真乃咄咄怪事!

当表演成为手段,当炒作成为潮流,为什么不能允许一对真心相爱的人,排除一切扰攘,低调行事,只求安静地做他们的神仙眷侣?

2016年12月26日,霍建华迎来37岁生日,林心如在脸书上罕见地晒出帮霍建华庆生的萌照,搭配翻糖蛋糕上的“我爱爸爸”的字样,脸色绯红的霍建华则是“娇羞”入镜。

十天后,林心如顺利产下一女。霍建华特地从北京返台全程陪在林心如身边。

他用实际行动证明了:我对你的爱,无需昭告天下。只要你能听到,看到,感受到,那么,我们便是彼此的全世界。
情人节,炫耀文,亲密关系,爱情,娱乐
1912年,林语堂去上海圣约翰大学读书。在那里,他爱上了同学的妹妹——陈锦端。用他的话说,“她生得确是其美无比”。

彼时,郎有情,妾有意。更何况才子佳人,该是天作之合。

陈锦端出身名门,她的父亲是归侨名医陈天恩,而林语堂,只是教会牧师的儿子,虽年少俊才又如何,虽风度翩翩又能怎样?在那个讲究门当户对的年代,一对相爱的人生生被棒打鸳鸯两分离。

后来,经人搭桥,他娶了廖翠凤。虽然她贵为鼓浪屿首富家的二小姐,廖母也不看好这门亲事。但是,廖翠凤很干脆又很坚定地回答:“穷有什么关系?”

她最终还是义无反顾地嫁给他,后来生活困窘难以为继之时,典当自己的首饰以度日。

新婚之初,林语堂就把结婚证书一把火烧掉了。面对一脸错愕的妻子,他给出的解释是,“把婚书烧了吧,因为婚书只是离婚时才用得着。”

晚年时,林语堂喜欢作画以自娱,他画中的女子从来都是一个模样:眉如春黛,秋水剪瞳,秀发纷披,以一精致宽夹束起。孩子发现了这个秘密,遂问父亲:“为何她们都是同样的发型呢?”林语堂摩挲着画中的妙龄女子:“锦端的头发是这样梳的。”

老来多健忘,唯不忘相思。

但朝夕相伴里,患难相守中,他早已爱上了自己的妻子。他只不过是在怀念少年时爱过的姑娘啊。

金婚那年,林语堂送给妻子廖翠凤一个勋章,上面刻了美国诗人詹姆斯• 惠特孔• 莱里的《老情人》一诗:“同心相牵挂,一缕情依依。岁月如梭逝,银丝鬓已稀。幽冥倘异路,仙府应凄凄。若欲开口笑,除非相见时。”

与现代人喜欢“大动干戈”的爱情相比,与追求形式大于内容相比,他与廖翠凤的那种老式爱情哪有任何时尚之处?甚至有“投桃报李”之嫌,有“朝秦暮楚”之嫌。

但他以他们的婚姻为荣,他曾得意地说:“我把一个老式的婚姻变成了美好的爱情。”

情人节,炫耀文,亲密关系,爱情,娱乐
有个自媒体红人,写得一手锦绣文章,而且经过艰苦卓绝地训练,从原来的小胖妞成功逆袭为女神,终日元气满满,不是在书房笔扫千军地写文章,就是去健身房挥汗如雨。于是有人质疑她:看你朋友圈,觉得你没有老公呢。

事实上,人家有老公又有娃,精神独立,财务自由,而且恩爱的程度未必比别人的差,只是人家觉得朋友圈是朋友圈,夫妻情是夫妻情,彼此无涉,互不相干。简单一句话:人家不喜欢晒而已!

检验感情的试金石,从来不是你语言表达出来的那个高度,不是你公之于众的那个维度,而是你们彼此之间能真实感受到的那个温度。

朋友圈里你晒出的九十九朵玫瑰,不如她生病时你递给她的一杯热水。

想当年文章曾骄傲十足地说:“我这辈子最牛的,就是我的女人叫马伊琍。”但就是这样一个宣称“如果有矛盾,我永远100%先退第一步”的男人却在马伊琍为他刚刚生下第二个孩子,尚在哺乳期时出轨;

2016年 8月8日零点整,陈思诚晒佟丽娅童年照为老婆庆生,并信誓旦旦:“我会一直这样爱你。”然而短短的三个月后却转身与另两名女子颠鸾倒凤。

所以你看,秀出的恩爱未必就是固若金汤,当初有多高调,日后就有多打脸。

罗素说,“须知参差多态,乃是幸福本源。”在爱情的模板里,婚姻的样板里,无论是哪一种形式存在,都自有其合理性,但如果我们仅凭秀与不秀去简单臆断他人的感情与婚姻,那无异于一种变相的“绑架”。

亦舒笔下的喜宝的经典名句是,“我要有很多很多的爱,如果没有,就要很多很多的钱。”

当一个人内心安全感的匮乏,需要从外界获取数量上源源不断的弥补时,注定这种“黑洞”是永远无法被填满的。亦如一个社会愈奢靡喧嚣,愈能暴露其内里的贫瘠与空乏。

因此,总是有人妄图将那个美丽的“泡沫”努力吹得大一点,哪怕它一戳即破。

固然,爱,可以大声唱出来;爱,也可以大方秀出来。

但有一种爱,在眼波流转的睇望里,在平平淡淡的守候里,在相濡以沫的深情里。

它不喧哗,不铺排,不张扬,却有春风十里的微醺,有明月入怀的朗润。

它扎扎实实地落在每一寸烟火里,植根于似水流年的温暖里。

故,最动人的情话,不过是一饭一蔬里的天长地久,一鼎一镬里的朝朝暮暮。


【免责声明:我们尊重原创,也注重分享。版权原作者所有,如有侵犯您的权益请及时联系,我们将第一时间删除。】

桌子的生活观(ID:zzdshg)
桌子的生活观(ID:zzdshg)

专栏作家,兼职男模

签约专栏作家,兼职男模,前南方航空公司职员,现教育培训行业深耕者。桌子的文章就像你生活里的一颗阿司匹林,服下舒畅,断药副作用巨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