交朋友的四舍五入法则,没必要把所有人都请进生命里,而把自己的生命搅扰的拥挤不堪。

这些年,我们交了很多不再联系的朋友,花了很多不明去向的钱,做了很多费力不讨好的事情,看了很多忘恩负义的嘴脸。现在我们的世界很小,小到有人进来,就必须有人出去,而这个小小的世界就是我们所期盼和需要的世界。

朋友,人生态度,交友,知音
林语堂在1919年带着新婚的妻子到美国留学,他的家里非常穷困,在美国期间的生活相当拮据。可偏偏在这个时候,他在哈佛大学半公费的奖学金被突然停掉了。这等于把林语堂逼到了绝境,即使现在要回国,也没有路费。
绝望之际,他找到了胡适。胡适当时是北京大学的教授,林语堂曾经和胡适约定,等毕业回国后到北大任教,当时胡适已是名人,对林语堂非常赏识。林语堂在万般无奈中向胡适求救,请他代向北大校方申请预支1000美元。
林语堂此举无疑是有病急乱投医,自己也没抱什么期望。可是没多久,钱竟然寄来了。后来,林语堂攻读博士学位的时候,又向北大借了1000美元。
林语堂学成回国,按照约定到北大任教,当他找到校长蒋梦麟归还那2000美元的时候,蒋校长莫名其妙。几天后,林语堂才得知那2000美金是胡适个人借给他的。林语堂极为感动,一时间和胡适走的更近,也更加尊崇他了。

可是后来,林语堂和胡适却形同陌路。
林语堂因为喜欢自由的风格,加入了鲁迅的语丝派,而胡适是实用主义者,属于现代评论派。当语丝派与现代评论派笔战时,两人成了对手。在中国民权保障同盟执委会的会议上,决定开除胡适的会籍,林语堂坚定地投了赞成票。
因为信奉的理念不同,两人越走越远。

小的时候,我们都好像生活在蛋壳中,懵懵懂懂的唱着“朋友一生一起走,一辈子,一生情”,天真的以为我们会一辈子厮守在一起。
后来,我们在不同的环境里孵化,破壳而出,有的成了麻雀,有的成了蟒蛇,有的成了鳄鱼,甚至还有的成为了王八犊子。
这个时候我们才发现,我们都是来自于山川湖海,却有各自的日月星辰,有各自的征途要走。

千山独自行,不必再相送。

人生就是一趟开往坟墓的列车,有的人陪你在始发站出发在中途下车,有的人在中途上车却会陪你坐到终点站。
不必把所有人都请进生命里,不必让所有人都登上你的火车。每个人的目的地不同,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站点,若强拉硬拽上车,只会把自己的生命搅扰的拥挤不堪。

这些年,我们交了很多不再联系的朋友,花了很多不明去向的钱,做了很多费力不讨好的事情,看了很多忘恩负义的嘴脸。现在我们的世界很小,小到有人进来,就必须有人出去,而这个小小的世界就是我们所期盼和需要的世界。

如何保持房间的干净整洁?不断的丢掉不再使用的旧东西。
如何保持生命的绽放和鲜活?不断的丢掉不再联系的旧人。

不必把所有的人都请进生命里,人生归根到底是一场不能所有人一起走的独自修行。

【免责声明:我们尊重原创,也注重分享。版权原作者所有,如有侵犯您的权益请及时联系,我们将第一时间删除。】

桌子的生活观(ID:zzdshg)
桌子的生活观(ID:zzdshg)

专栏作家,兼职男模

签约专栏作家,兼职男模,前南方航空公司职员,现教育培训行业深耕者。桌子的文章就像你生活里的一颗阿司匹林,服下舒畅,断药副作用巨大。